湖南书画网欢迎您,本网站长期收购字画,赝品勿扰!电脑版手机版

《德公漫谈---谈王憨山》黄泽亮整理


  朱训德,字德公,著名画家、文人、慈善家。

  听德公漫谈,如品好酒,不知不觉,渐入佳境,在人文时空里漫步,飘飘然有些微醺!

  毕加索画画用大笔,很粗的线条,线和色彩都很有力度,也就是王憨山讲的:色彩给够、墨要给够、线条要给够(力要够)。王憨山要我提意见,我就跟他谈毕加索!他就总结出三个给够。色要给够,红的就是红的,青的就是青的,绿的就是绿的;墨就是浓,特别有平面感,我现在是反其道而行之,用淡墨达到平面感,但有个时候还不满足;线条给够,方拙厚重,大方大圆。

  色重、墨重、形重。大、拙、重,不追求太多变化,如果有变化,也是一笔墨画完,不调的。

  画画是各个方面的整合,修养、见识、个性、主张。

  王憨山的学术原则很清晰,以憨厚对待所有的事。有很多人诚恳的为他提意见,他回答好好好。“憨山你的线太直,能不能改变下,要一波三折嘛,” “好好好!”

  当他认为你可以和他讨论问题的时候,他会跟你说,“你认为我这样画行不喽,”征求这个意见,他认为你理解他,他才向你征求,否则征求意见会改变他的情绪

  美术史要看得很清楚,越是独特的就留下来了。王憨山当时画鱼的时候比真鱼大得多,有张画,画鲶鱼,三、五根线,一条鲶鱼画掉一张纸。我说这是构思杰作,但我们有的老师讲这个算什么,怎么能作为一张画呢!那鲶鱼就几笔,实际上是从八大过来的,他再强调、强化一下,八大也画过鲶鱼,他把八大那几根线以王憨山的线条画,就更大气,更洒脱,更有现代性。我当时就讲,憨山老,这鲶鱼就是历史杰作。王憨山讲:“哎呀嘞!好多人说我这张画画得不好,”我说:“不嘞,绝对是张很好的画,三、五笔线。”

  还有一张画画得有意思----《拿个石头打过坡,石头过去打个哥》,那张画出来的时候,人家就讲这不应该画人,这人结构不准嘛,我说这个人物谁都画不出,那是他心里面真正的想法,加上民间的手法。一头牛,一个女孩,要么是一个女孩,两只鸡,一公一婆,有一次干脆只画一个女孩,画得很有情趣的。我就跟他讲,憨山老,到时你有时间给我画头牛,他说好,我记得喽,因为他送过三张画,我把它退给他了,我说您还欠蛮多帐,这三张画还能卖几千块钱,可还掉点债。一直到他去世前的五天,他跟我说这一向,这人总提不起神,这次一定要到你这里坐坐,这次带了三张画,上次退了三张画,这次还是带三张画,说这三张就一定要留着。是三张小画,好像是欠我三张画一样,其实哪里欠我三张画喽,只是他觉得有份感情,我是他的知己似的,你从心里上支持他,实际上我是喜欢他的画,我就留下了。把跟王老讲,王老我给您提个建议,这次回去休息,调节自己,我看他脚抬不起来了,回去5天就过世了。他去世的时候,记得过了几天我母亲就去了,早就病重,本来我是要去参加追悼会的,我去不了,母亲身体不行了,都是七十多岁过世的。

2015年1月26谈


待售字画